IceCandy

高三文科生 努力学习中
想去北京和上海
三次元最爱千玺 二次元最爱江澄 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周泽楷
更文超级慢 文笔也不行

【江澄生日贺文】愿我如星君如月(一)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

1.是双向暗恋+双学霸,现代校园AU,一篇澄你满足少女心事☆彡▽`)ノ

2.今天考完试,晚自习爆肝产物……我爱我的快乐摸鱼(´。• ᵕ •。`) ♡

3.全文今天肝不完,尽量不拖更,毕竟我爱晚吟和我!!!毕竟卡在这个点了……好不容易有时间= =

4.文笔不好还请多多包涵,比心心喔_(:ᗤ」ㄥ)_

5.阿澄生日快乐!!!我永远爱你!!!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正文.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如果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

       

        可是,他那么耀眼。他是优秀的,骄傲的,嘉奖无数,褒扬满身。我却只是一颗渺小的尘埃,浮于人世,被人潮裹挟着前进,飘往不知名的方向。

      

        这样看来,与其奢望他喜欢我,不如庆幸,我能有机会和他做一年的同学。

      

        一年,也很好了。

      

        只要有这一年,只要认识了这一个人,以后的日子里,就应该会有温柔的念想了吧。

                                          ——摘自L的日记

01.【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喜欢一个人,而且喜欢很久很久了。

       
        少女的小心思,在初初冒出来的那一刻,就如同古井无波的水面突然扔进了一粒石子儿,总是会牵引出一连串的复杂想法,荡开,再荡开。

       
        其实你一开始是不相信的。你一直觉得,喜欢和恋爱是离你很遥远的事情,你有你自己的世界,你不会随便让人走进来。所以在你看到他心跳就去无可抑制地加速的时候,你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

      
        可是到了后来,你发觉,这种“不可能”,越来越不受控地变为“可能”了,然后它慢慢发酵,成了“好吧”。

       
        你缴械投降,只能确认自己真的喜欢他了。可是你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观望,远远地揣测。毕竟你和他没什么交集,只是路上遇见偶尔会打个招呼。如果熟一点,其实也不见得更好,那样你会不自在,你会躲着他。

       
        大抵这种感情像一层薄薄的雾吧,你在这头,他在那头,你踮起脚,伸长了脖子去望,也还是看不真切,就如雾里看花。你却没有很在乎,只是贪恋这种一个人的温暖。喜欢他,能看看他,本身就很幸福了,你想。

      
        高一的时候,你遇见他。

       
        报到那天,你很早就到了教室。教室里的同学很少,有些相识的凑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你默默地站在那里,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积了两个月灰的桌子横七竖八地摆在那里,你提着书包,想找张纸巾擦一擦灰。

       
        可是你忘带纸巾了。

       
        正在你暗自懊恼然后转身打算去楼底下的小卖部买一包纸巾的时候,一只修长好看,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掌心里是一包未拆封的纸巾。

        
        “给你。”短短的两个字,听起来有些冷淡,但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身上的善意。他的声音低沉好听,你怔怔地道了谢,下意识转头去看他。

       
        少年穿着一件紫色的衬衫,细眉杏目,鼻梁挺直如雕刻,薄唇轻抿,下颌的线条干脆利落。他低头认真地摆着桌子,镇定自若,带有一种恰恰好的矜傲。你当即就想起了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似乎也感受到了你的目光,便也转过头来看着你。毫无防备的对视让你们两个顷刻间红了脸,你慌乱地转过头去。

       
        丢死人了。你想。

       
        可是你不知道,你转过头的那一刻,其实是笑着的。

       
        人渐渐多了起来。你坐在随便挑好的座位发呆。忽然身边坐下来一个人,他轻轻带起的风像一片柔软的羽毛,拂过你的心脏。

       
        你知道是他。那个紫色的侧影,挺拔好看。你忍不住又偷偷地、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只一眼,你就知道,你的这三年,开始了。

       
        后来的后来,你总是会想起那时的你们——初次相遇,一切都刚刚好,未来可以信笔勾勒,可以憧憬希冀。

       
        而有些情绪,如一颗新生的种子,悄悄在心底发芽,直到后来长成一颗参天大树,再也藏不住,风一吹就摇摇晃晃,晃得人心越来越柔软。

       
        可是后来的你们,隔得那么那么远。

       
        竟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其实是甜的。女主还在默默喜欢中……

我爱江晚吟(大声)

愿他余生万事胜意,平安喜乐。

莲花坞终有一天会像以前一样热闹的。

       

【江澄BG】终可寻.第三章

♥高三党终于想起要回来更文了……
♥在学校抽时间紧赶慢赶写的,文笔不好还请见谅……
♥严重ooc,严重ooc,不要介意!
♥祝阅读愉快,希望喜欢!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第三章
        叶清嘉在三天之后醒来。醒来的时候她意外地发现自己身上的疼痛减轻了不少,有血迹的衣服也被换走了。饶是她很难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实,也不得不既来之,则安之。先养好伤再审时度势,才是最明智之举。

        她躺在床上,开始思索原来的世界该会是什么样子——呃,她应该是牺牲了,并且,她没有父母,大概除了小黄和为数不多的亲友以外,没人会缅怀她。而缅怀这个东西是有时间性的,时间一过,情意就淡薄了。其实待在这个世界也挺好的,不用受那么多的冷眼,和弃如敝屣的难过。

        不过,这个江宗主的地盘,她还是要逃出去的。她可不愿和一个扑克面瘫脸朝夕相处。而且,江宗主好像对她也不是很有善意。可是,怎么逃?万一再被抓回来……叶清嘉重重地叹了口气。
 
        “醒了?”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响起,惊得她一激灵。往帘帐外一看,靠!这不是江宗主本人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就要开始审问她了?她还没准备好啊!

        江澄本来是不需要来这里的,至少不需要来一个陌生女人的房间里,本来他打算等叶清嘉醒了以后,把她带出来问清楚她的来历,再做下一步计划,但当他听到照顾叶清嘉的几个婢女说在她染满血迹的衣服里发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甚至还具有杀伤力之后,他就觉得她绝对不一般。

        甚至很危险。

        江澄踱步走至叶清嘉的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仍然是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一张脸,可此刻叶清嘉只感受到一股傲然的冷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江澄一字一句地问,杏眼微眯,语气危险。叶清嘉愣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实在撒不出谎来,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哎,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就来了这里。”叶清嘉真挚地说。

        虽然这个理由很难让人信服,但是此刻的叶清嘉还是希望这个江宗主能放过她。毕竟她这么真诚,不信她就是S……B。

        江澄当然不信。他冷笑一声,手抚上指间的紫电:“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好,那你能解释一下你原来衣服里的东西,是什么吗?”

        叶清嘉一怔。

        她“死”的时候正在执行任务,腰间别着一把手枪。口袋里还放着手机和呼讯器,以及一些补充体力的零食。这些东西对她那个世界那种职业的人来说不算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在这里,大概没人见过。

        尤其是那把手枪。

        她深吸一口气:“江……宗主,没人……动过那些东西吧?没出什么事吧?”

        江澄冷冷地摇摇头:“没死人。只是伤了。伤的还是莲花坞最优秀的门生。”

        叶清嘉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一定是有人好奇,动了手枪,结果伤着自己了。

        “对不起。”叶清嘉低头,闷闷地说。

        曾经执行任务的时候,罪犯一个比一个凶残,反侦查能力一个比一个高。与他们周旋的时候,被他们无端牵扯进来最后被挡枪,被误伤甚至被误杀的百姓也不是没有。叶清嘉纵使再坚强,也会因为无辜的生命受到伤害而难过。

        更别提现在这种状况了。

        江澄一愣,没想到她会道歉。他皱着的眉头稍稍缓和:“也无事。何况你现在说道歉也来不及了。不过幸好他调养调养,还能走路。”

        伤的是腿吗……叶清嘉心里又涌起一阵愧疚。

         “那个……我的伤是你治好的吗?”叶清嘉问。

        江澄嘴角一抽:“不然呢?”这女人有没有脑子?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不是他还能是谁?

        叶清嘉笑了笑,甜甜的酒窝在那一刻显得有点可爱:“那……谢谢啦!”

        江澄:“……不用谢。你还没回答,你那些伤人的东西,原是干什么用的?你又是做什么的?”

        叶清嘉老老实实回答:“实不相瞒,我,在我那个世界吧,是个刑警,也就相当于你们这个时代的……非一般捕快?我做的工作就是,打击穷凶极恶,侦查重大危急案子。我来到这里之前就正在执行任务,所以才会带着枪,呃,也就是伤了你的门生的那个东西。你真的放心,我不是什么坏人。你看啊,你救了我,我的东西又伤了你的人,我欠你这么多,怎么可能好意思害你啊?你要实在不放心,留我在你这里帮你打杂什么的,都可以,就当我还你人情。”

        她是说真的,在听到江家门生被她的枪所伤时,她就无法心安理得地逃出去了。对她而言,这件事往小了说,是愧疚,往大了说,是担当。

        见江澄不置可否,她又重复了一遍,用她入党宣誓时的坚定佐以:“真的。”

        江澄微微讶异,但见她严肃认真,大义凛然的样子,觉得她也并不像想象中那般危险。况且,答应她之后,还可以慢慢调查她。于是他点头:“好。但是你再捅出什么乱子,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叶清嘉也点点头。江澄便快步离开,留给了她一个略显……寂寥的背影。

        多年来的经验让她直觉他以前并不完全是这样的性格的,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一定是他身上发生过什么。她皱了皱眉,本打算仔细推敲一下,可又想到今后要留在江家打杂了,于是便躺下,抛开了一切杂念,打算在做苦力之前好好睡上一觉。

        叶清嘉闭上眼睛,缓缓进入了沉睡。她梦见了一间房子中的一片血泊,房内阴冷至极,而房外却阳光明媚,明明是一个世界却仿佛地狱和天堂,对比残忍而锋利,叫躲在角落的她绝望而痛苦地簌簌落泪。

        她不敢去看那片血泊。

        只因那片血泊中的,是她的父母亲。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学生党码字不容易,希望大家能喜欢。
♥如果喜欢的话,就请留下你的小红心和小蓝手哦!蟹蟹| ᐕ)୨
       

      

【江澄BG】终可寻.第二章

♥我回来了……
♥虽然没有多少人看但我还是得写系列……
♥ooc属于我。
♥本章雷点多,注意避雷。
♥祝阅读愉快(●´ε`●)♡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第二章.
        三年前。
       
        云梦,莲花坞。
       
        叶清嘉缓缓睁开眼,脸上的肌肉随着她的动作一阵牵扯,带着钻心的疼痛。
       
        “嘶——”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口腔里的甜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发现自己似乎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只知道闷哼。她想起那场车祸,当那毒贩开着车凶狠地撞上她的时候,她从高空落下,垂直地砸在地上,四肢百骸都像震碎了一般,便渐渐没了知觉。她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便是她要死了。
       
        可她现在……她这是……还活着?
       
        叶清嘉艰难地望了望四周,碧波荡漾,绿阴如盖,日光倾城,完全不像是医院的景象,倒更像是……湖边……
       
        那她又为什么在这里?
       
        她想翻个身好好打量打量身旁的景象,无奈只要一动四肢就有着被碾碎的痛楚,叫她不得不安分下来。
       
        这里这么安静,不会没有人吧?她刚刚醒来,就要在这里继续等死?
       
        她忍痛在心里叹了口气,正准备听天由命,就听见一个男子低沉好听的声音:“你是什么人?为何会到我莲花坞来?”
       
        莲花坞?莲花坞是什么地方……?叶清嘉将那人的语气和刚刚看到的碧水蓝天的风光一联系,难道这是住宅区?啧啧啧,住宅区都取名这么雅致吗?难不成是豪华住宅区?
       
        那人见她不答话,又道:“你怎么不回答?这副鬼样子到这里来,是何居心?!”
       
        天地良心。叶清嘉盯着岸边的树暗自腹诽,她也想讲话啊,但她现在这样,一讲话面部抽痛嘴角渗血还说不清楚……唔……好像真是一副鬼样子。
       
        那人似乎不耐烦了,踱步走到她身边,声音凌厉地道:“还不说?!你是受了重伤哑巴了吗??”
       
        叶清嘉只觉得身边气压骤降,移开目光去看身旁的男人。他一双杏眼微微瞪起,挺直的鼻梁在阳光下折射出好看的阴影,薄唇微抿,下颌线利落干净,紫衣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
       
        长得还挺好看的嘛。不过这么凶干嘛?我见过的好看小哥哥里就没有你这么凶的。而且你这衣服穿得有点奇怪啊。叶清嘉微微翻了个白眼,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男人黑下去的脸。
      
        “宗主……这……如何处置?”又有一名男子道。
       
        宗主?这是什么操作?邪……邪教吗?
       
        只听那个“好看小哥哥”道:“带下去,养好伤,再慢慢审问。”
       
        我!靠!要不是我被车撞了,你们都打不过我好吗?!还要“细细审问”,我又没干什么,为民除害还不行吗?!
       
        叶清嘉想着想着,突然身下一空,她被几个人人抬起来了……
       
        还真动手。算了,先把伤养好吧,等伤好了,谁审问谁可就不一定了。到时候再找时机溜出去,万事大吉。
       
        叶清嘉正细细盘算着,眼角瞥见几大片紫。抬她走的人皆是身着一袭长长紫衣,紫衣上绣着别致的九瓣莲花,腰间别着一个小巧的铜铃。
       
        再想到“好看小哥哥”的装束……
      
        这是古装?!
       
        联想到她人生二十几年来看过的电视剧,她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大胆而可怕的想法:她这是……穿!越!了?!
      
        但是这种想法实在是太好笑了,她想想觉得还是不可能,她一向不相信车祸跳楼穿越这种雷点满满的情节。正沉思着,她就被人抬到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里,放到一张柔软的床上。
       
        她环视着这房子里的东西——铜镜,上好的檀木桌椅,一扇清雅的屏风,还有她头上的纱帐……不会吧,这真是古代?
       
        她的心迅速冷却。而当她看见两个女子乖巧懂事地走进来,发髻一模一样地垂在头两侧,身着朴素的淡紫衣裙,还对她说“奴婢是江宗主派来照料您的”时,她的希望更是以光速化为零。
       
        她……还真的穿……越……了……
       
        叶清嘉只觉得头一晕,眼一黑,然后她就昏睡了过去。
     
        昏过去的那一刻,她脑子里想的是:我堂堂女刑警竟然没有因为捉罪犯而死,而是死在了遥远的古代,还有这样狗血的穿越人生,实在不幸……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女主终于出来了(っ╹◡╹)ノ❀学生党码字不容易,写得不好还请多多指正!
♥有空捉虫~
♥感谢阅读,喜欢的话就留下红心蓝手叭,笔芯喔Σ>―(〃°ω°〃)♡→

【江澄BG】终可寻.第一章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我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难过……有喜欢的小仙女吗~

【江澄BG】终可寻.楔子

终可寻
By. IceCandy
♥新人写手一枚|高三文科生|文笔略渣请多多包涵|取名废所以文章标题一言难尽……
♥穿越梗|回忆梗|太狗血然而我……唉还是请多多包涵……
♥预计是个长篇大坑|更新速度很慢|但是放心我绝对不会弃的!!!(真挚的眼神)
♥超级超级喜欢江澄!!!也很心疼他!!!是本命了……总是幻想自己能嫁进莲花坞ヾ(✿゚▽゚)ノ就是很想着江澄要是有一个能与他共度余生的女子就好了……
“刻骨三毒,至亲五位,余生一人……但你还有我。”
♥女主是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暴烈(?)女刑警……但是又有很温婉贤惠的地方。反差大,慎入。
♥原著归秀秀,ooc归我。
祝观看愉快(●´ε`●)♡撒浪嘿哟~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楔子.
        “哎,听说这清河聂氏家主要娶亲了啊,好像吉日就在三日之后呢。”街边的茶点摊往往特别热闹,集市里人群熙熙攘攘,来往行人谈论着或大或小的见闻,权当茶余饭后消遣一番。

        “是啊,听说这聂怀桑还真令人惊艳啊,当初封棺大典时他主持得就是有条不紊,如今婚礼听说也是筹备得当,完全没有一点当年‘一问三不知’的样子。”

        “你还别说,我怀疑这小子是藏锋已久,终于准备显山露水了呢。”

        “话说……这云梦江氏家主和聂怀桑差不多大吧,为何一直没有娶亲?”

        他身后的一位小公子闻言立刻抬起头来,看着正在谈论的那一片人。这位小公子模样极其俊秀,眉间一点朱砂,微蹙着眉。

        “世传这江澄江宗主不近女色,为家业日夜奔忙,怕是无心于此吧。”另一人又掂起一块糕点道,“且据说江宗主自视甚高,眼光挑剔,又出言必带三分讥讽,相亲过三次,终是上了名门女修相亲对象的黑名单。”

        他们身后的金凌闻言,嘴角抽了抽。其实他舅舅人挺好的,就是性格颇为别扭,又不会说话,所以每次都叫人觉得不好相处。况且……舅舅也不是很愿意相亲。有些东西,对舅舅而言,无法将就,所以他才会要求那么多。

        他正沉思,却又听一人道:“谁又能笃定江澄不能找到真心爱护的女子呢,感情这种事儿说不准的。没准儿过两年莲花坞就有女主人了。”

        金凌摇摇头,推开吃干净了的碗盏碟盘,起身离开了茶点摊。

        走到行人较少处,一辆马车停在小巷中。金凌走过去,马车边的守卫立刻低头恭恭敬敬道:“金宗主,江宗主已命令我在此恭候多时,您这就启程回云梦吧。”

        金凌点头道:“嗯。”然后踏上马车。马车开始行驶,金凌只坐了一小会儿便觉心闷,伸手去拨那因为马车颠簸而摇动不止的帘幕。

        拨开帘幕一望,他才发现,自己正好经过了方才那个茶点摊。那一行人还没走,不知道又聊到了什么新话题,个个都眉飞色舞,场面一时热闹无比。

        他收回手,想起方才听到的那些话。

        他舅舅没准儿过两年就娶亲?开什么玩笑。

        相了三次亲,舅舅原本对于这件事就不多的耐心怕是已经消耗殆尽了。况且,若不是对那人还有一丝执念,又怎会不肯将就?那些来相亲的女修个个都是极为出挑的,可他舅舅却极为冷淡,若不是碍于礼貌,怕是正眼都不会瞧一下。

        照这种情况下去,要是那人还不回来,他舅舅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娶亲了。

        金凌望着马车的车顶,有点儿忧伤。
——————我是优雅矜持端庄乖巧的分界线——————
♥楔子写完了……感谢观看(*˘︶˘*).。.:*♡如果有啥崩的或者没写好的尽管告诉我哟!!话说我觉得晚吟应该是比怀桑大的……(小声bb)
♥要是觉得喜欢的话!!!承蒙您厚爱!!!同时也别忘了点爱心和……和大拇指哟!!!(害羞挠头. jpg)
♥预计明天会有一章更新~(flag立起来!!!)
♥再次谢谢看到这里滴小伙伴Σ>―(〃°ω°〃)♡→